中国未来10年的黄金职业揭秘

2018-12-12 11:47:07

普职教育

导读

中国未来十年的发展趋势将会怎样,《卓有适度》从客观环境、产业发展和黄金职业三个维度进行阐述,将给读者打开预见未来的一扇窗,今天是职业分析篇。

未来已来,预见方能遇见,如何拥抱?

中国未来十年,随着农业现代化,大量农民转岗工业;机器代替人类,大量工人转行进入服务业。未来什么职业最有前途,最受青睐呢?

一、比黑科技还要黑的新科技

未来的5G网络,将会把带宽变的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,而且免费。速度,也将达到足够的充裕。也就是说,以后上网,随便怎么用都不要钱,随便怎么用都不会卡。

5G网络是汽车自动驾驶技术产业化的技术前提,未来的汽车行业将会出现超级革命。司机这个职业会消亡,汽车摆脱交通工具的属性,升级成为超级移动终端。也就是说,以后开车,很可能不需要考驾照了。无人驾驶汽车,随喊随到,而且它可以自己给自己加油,跑坏了还可以自己开到维修店给自己修理。最重要的是,未来可实现车祸零伤亡。可能2015年后出生的人,应该难以理解车祸是什么。

随着5G网络的成熟和新的通讯技术进步,万物互联在下一个十年也将基本完成,一切都被连接了起来。这将孕育出一个超级生态,在这个生态里将创生出来无尽的机遇。在一个一切都连接起来的世界里,想象力卓越的人将获得最终统治权。不会开脑洞的人,将成为新形态社会里的搬砖工。

因为,未来社会将成为一个整体,就如同一个操作系统一样。它的迭代,不再是单个商品的黑科技升级进步和创新,它的升级和迭代将是整个系统的升级和迭代。而且它迭代的速度会非常快,快到只有想象力发达的人,才能跟得上它的步伐,单纯的靠理解力已经慢了。因为等你刚理解它,它已经又有了新的变化。

黑科技为什么黑,因为它是产品的颠覆式迭代和创新,或者是小生态系统的局部颠覆式迭代和创新。万物互联时代是以整个世界这个大系统为单位,进行全系统迭代和颠覆式创新。

所以说,它所产生出来的爆炸式整体颠覆,将比黑科技还要黑。信息和创新的传导,获得了比以往任何社会都更加快和低成本的传播。一个革命式的创新,几乎会在短短的时间内,传遍整个系统,并驱动整个系统进行全系统颠覆。

二、码农们的黄金时代还将持续

把世界翻译成数字和信息的信息化建设浪潮,还远没有结束。全面信息化改造,目前还只是铺设了一些基建工程。建设好基建,还要盖房子,盖完房子,还要装修,等等。所以,码农们的黄金时代还将持续,可能这个黄金时代才刚刚过去了三分之一。

在农业社会,社会建设的主体生产者是农民,俗称劳力。在工业时代,社会建设的主体生产者是工人。在后现代化的信息化时代,主体生产者是码农,俗称程序员。

码农们的黄金时代,是信息化的建设时代。这个时代,可以分为三段,基建城建装修。基建是信息时代的公路、铁路机场等,它将新媒介搭建起来,将生态系统也搭建起来。华为和BAT们就是第一阶段的基建三大包工头。包工头们,还有一块更大的基建生意等着它们,万物互联。

万物互联完成,标志着基建阶段的结束。基建阶段结束后,信息化社会将迎来城建阶段。要建纸上城市、纸上帝国,要建很多很多的乌托邦。BAT们更多的是基建者,城建方面只是副业。在未来真正的城建阶段,很可能会出现新的超过BAT的更大城建巨头。

在装修阶段,也就是说基建结束了,城建也结束了。信息化社会,硬件方面的塑造已经完成,这两个阶段,追求的就是标准、生态和共性。剩下来的,就是软件方面的精细化塑造。装修阶段,体现的就是个性、特殊性和非标性,强调的是表达、细节塑造和表现。装修阶段,将是创业产业的黄金时代。

三、文化工程师们的超白金时代到来

信息化建设完成,宽阔的马路、现代化的城市、漂亮的大房子,躺在舒适的大床上,接下来自然就是做梦了。码农们退场,造梦工程师开始进场。

科技的终极目标是等科技做到极致会发现,人文才是它最终极的目的地。码农再能干可惜不会编制梦,它们只会造公路,造房子,搞装修。帮人做梦这种事,当然要交给文化工程师们来做了。

在一个完全信息化的社会,一切都连接了起来。每个人都盯着电视,盯着手机,盯着各种显示屏。媒介把每个人都延伸了,延伸的很长,并且让他们互相交织。

在这种社会里,媒介赋予人新的人格。如果他掉线了,成为信息孤岛,那就意味着新人格的死亡。所以,象征性人格就催生了象征性消费的新浪潮。

象征性消费,简单的说就是做梦。有人不善于做梦,那么就会有人帮着他们做梦。这个帮人做梦的人就会凭空制造出来一个个的梦,这就是传说中最近火的不能再火的新兴热词:IP

IP,说白了就是象征性消费,即做梦。能帮别人做梦的人,则会迎来他们的超白金时代。

四、金融业的新舞台和新使命

在新的十年里,资本账户的管制将会被解除。人民币国际化,将迎来最关键的时期。金融业的舞台也随之从国内的局域网舞台,切换到全球性的互联网舞台。

通道全球化,资产配置流动全球化,这是一个十分大的机遇和挑战,也是一个放大了很多倍的市场。

从A股启动注册制不难看出,金融业的改革是向着自由流动,去摩擦成本,以便让企业可以更便捷地获得融资这个思路去的。其背后更深层的意图,是为了给全民创业和全面创新提供一个良性的金融生态环境。

中国经济,未来要启用新版的操作系统,金融在这个新的操作系统里,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。因为任何生意做到最后,都是金融:融资、风险和流动性。

万物互联,当然也包括一切资产的互联。所以,之前的互联网金融,只是小试牛刀。当一切资产都被连接了起来,那会是一个金融版本的互联网。就像工业4.0也叫工业互联网一样,金融业也将会出现一个金融互联网,可以称之为金融2.0

金融2.0的基本特征,就在于全面信息化,一切藩篱和壁垒都将被拆除,资产将获得空前的自由和流动性,这是金融业的新浪潮。

这个新浪潮,也是它的使命所在。连接全球市场,向全世界输出中国资本。通过输出中国资本这个手段,实现输出中国意志和收获中国利益。

这不仅是个生意场,更是一个战场。

五、阶层焦虑的抒困与善政

再回到罗素的那句话:机器为人类劳动,产品平均分配。他认为,这就是他所能想象出来的最完美的社会类型。这句话既暗含了科技乐观主义,也暗含了终极的社会关怀。他虽然是个英国人,他说的后半句与中国人常说的不患寡,而患不均这句话道理想通。

真正撕裂一个社会的,不是生产力水平的高低,而是分配。

在未来,商品不再短缺,甚至是过剩的。生产效率也会进一步得到极大的提高。如果不把这些产品及时的分配出去,那么反而会导致库存和滞销。如果把这些产能导向国外市场,则必然会摧毁它们的本土产业,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的失衡。

罗素碰巧预想到了一个可能的未来主义式的社会新图景:在一个生产力超级发达的社会里,分配比生产更重要。

这和我们的立场、价值观、政治取向并无关系,因为它是一个规律:在一个商品过度丰裕的社会里,人反而成了稀缺资源,那么就会导致商品追逐人。

再进一步开脑洞。既然空气可以免费,带宽可以免费,为什么商品就不能免费呢?在商品稀缺社会是人追逐商品,在商品极大丰裕的社会是商品追逐人。这一切都是因为,生产效率的不断升级和极大提高所导致的必然结果。

真正的终极阶层抒困,是在一个商品极大丰裕的社会里,商品到处追逐着人,社会不再以掌握商品的多寡来划分阶层。就好比,没人会以多呼吸几口还是少呼吸几口空气来划分社会阶层那样。

社会阶层现象消失了,并不是通过暴力革命人头翻滚消灭的,而是被科技进步所消灭。科技最终导向了人文关怀并与之交汇,这是最终极的善政。

六、开脑洞一定要开的越大越好

倒退到十年前,现在的很多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,你能想象得到吗?可能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。站在现在看十年后的未来,很多科技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,也是很难以想象和预料出来的。

既然开脑洞,不如开的越大越好,因为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快了。社会的发展被它带着向前狂奔也越来越快,快的用理解力追不上,只能插上想象力的翅膀。任何时候都是如此: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。

未来十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图景,将会切换到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,而设计和开发这个全新操作系统所用的语言有三种:科技万物互联文化

普职教育